<dd id="cw94z"></dd>
<button id="cw94z"><object id="cw94z"></object></button><dd id="cw94z"></dd>
    1. <rp id="cw94z"><acronym id="cw94z"></acronym></rp>
    2. 論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

      發布時間:2019-12-09 | 來源:本站 | 作者:原創 | 瀏覽數:44106 次

       

      論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

      胡毅妹

       

      中文摘要

      2018年3月,兩高聯結頒布《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該司法解釋確定人民檢察院有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因此正式建立起來。但是,法律對該制度的具體運作缺乏明確的指向,導致各區域實際操作有很大差異,因此加強對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的研究十分有意義。本文主要對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的概況進行闡述,并將這一制度與現有相關制度進行對照分析以求更清晰、更全面理解該項訴訟制度;接著再結合該制度的立法和司法運轉現況,然后對具體問題做具體剖析,致力于推動這一制度的發展。

       

      關鍵詞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民事公益訴訟


      Abstract

      In March 2018, the "Interpretation of Sever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Applicable Laws for Prosecutorial 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 Cases" was published by the two high-ranking associations. This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establishes that the people's Procuratorate has the power to file a civil 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 incidental to criminal proceedings. The criminal incidental civil 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 system was formally established accordingly. However, the law lacks a clear direction for the concrete operation of the system, which leads to great differences in the actual operation of each region. Therefore,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strengthen the research on the system of civil 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 attached to criminal activities. This paper mainly through to the criminal incidental civil public interest lawsuit system general situation elaboration, and carries on the comparison analysis to this system and the existing related system in order to be more comprehensive and clear. Then we will make a concrete analysis of the specific problems and work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system.

       

      Keywords:Criminal incidental civil 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Criminal incidental civil litigation,Civil public interest litigation,Procuratorial organ


       

      犯罪行為具有法益侵害性,其侵害性較之一般的侵權行為,愈加嚴重,其不但侵犯被害人個人權益,同時,也侵犯了公共利益包括國家利益。在刑事犯罪中,某些社會公共法益范疇的犯罪除了觸犯刑法,同時也具有民事侵權的危害后果,所以需要采取刑事規范和民事規范一同加以調整,特別是對受犯罪行為侵害的民事權益進行及時救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簡稱附帶民事訴訟)就是處理因犯罪行為所引起的賠償糾紛的訴訟方式。然而,附帶民事訴訟制度一直是我國司法中的“難題”之一。特別是公益性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以下簡稱“公益附帶民事訴訟”)制度,正是因為人民檢察院這一特殊訴訟主體而受到理論界和實務界的議談。檢察機關在因犯罪行為引起的損害國家、集體利益的附帶民事訴訟中,無論是在法律理論、立法及司法上,是否能夠充分、合法、權威地行使權利,都受到限制甚至懷疑。但是,伴隨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環境侵權、食藥品侵權、國有資源侵權等問題也日益突出,國家對這些問題越來越重視,公益訴訟的話題熱潮不斷。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上授予檢察機關開展兩年公益訴訟試點工作的權責。2017年6月27日,新民事訴訟法正式授予檢察院行使民事公益訴權。自此,人民檢察院作為公益訴訟人的訴訟地位由試點轉向正式立法。2018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檢察公益訴訟解釋》”)第一次正式確立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以下簡稱“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

      現階段,有關于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的法律條款僅有幾條規定,內容規定過于原則,并存在許多空白點。一些程序無規范明確指引,相關的制度設計不夠完備。各地區的司法機關在實際操作中不盡相同,所以,不管是為了立法的完善還是對實踐的指引,都十分必要對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作深化研討,以促進刑附民公益訴訟工作更好地開展。

      一、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基本內涵

      探討一項法律制度,首先需要對該項法律制度的基本內涵進行闡述,厘清它的基本含義以及它與其他類同制度的對照,才能更全面、更深入地理解這一法律制度。

      (一)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的概念及特征

      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是指在侵犯特定法益的刑事案件中,因被告人的犯罪行為侵害國家、社會公共利益,有權機構在人民檢察院對被告人提起刑事公訴的過程當中,可以作為公益維護者,對侵權者主張民事賠償。刑附民公益訴訟是特殊的附帶民事訴訟,法律將刑附民公益訴訟的主體權利賦予檢察院。

       刑附民公益訴訟包含附帶民事訴訟與民事公益訴訟兩種訴訟類型。從邏輯角度整合來看,刑附民公益訴訟既具有附帶民事訴訟的雙重性質和依附性質,又體現公益訴訟的公益性質。它的具體特點有如下幾點:

        第一,雙重性。刑附民公益訴訟追訴的侵害行為既包括刑事犯罪行為,又包括民事侵權行為;

      第二,附帶性。刑附民公益訴訟的依附性體現在刑事訴訟程序的啟動;

      第三,獨立性。即便刑附民公益訴訟附帶在刑事訴訟程序中,其依然具有獨立的法律地位。它的重點部分是民事公益訴訟。因此,公益部分的法律適用須遵循相關的民事法律規則,而不是依賴刑事訴訟的程序及結果。比如損害賠償的承擔方式并非單一而是多樣的,不僅限制于賠償損失,還包賠禮道歉、恢復原狀、消除危險等等;

      第四,公益性。從立法本源看,刑附民公益訴訟是附帶民事訴訟向公共利益的延伸,其主要目的是保護公益。

      (二)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確立的意義

      在尚未正式確立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之前,檢察機關在辦案過程中不僅關注現存公益訴訟案,而且從已結案的刑事案件中搜尋侵害公益者,即使他們已執行過刑罰或正處于服刑中,也都對他們另行提起公益訴訟。盡管承擔刑事責任并不自動免除他們的民事責任,但向已經受過處罰的被告人主張其另行承擔民事責任,這是否公平?或者從已結案的案件中尋找侵害公益的行為線索是不是對司法資源造成非必要的浪費呢?若被告人因承擔刑罰或行政處罰之后已無承擔民事責任的能力又應怎樣處置?造成這些問題的緣由說到底在于制度的設計上沒有進行徹底的考量,所以有必要思索建立刑事訴訟與公益訴訟之間的連貫融洽,采用有效率且合理的方式保護公益。由此首先須明確檢察機關在某些特定范疇的刑事案件發生之后,不單單要對違法犯罪進行懲治,也要保護公共利益免受侵害。所以,刑附帶民公益訴訟誕生了。

      雖最新聯合司法解釋確立了人民檢察院具有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的主體資格,但涉及這一訴訟制度的管轄層級、賠償范圍以及與現行相關聯制度的連結問題等方面并不完善。當然,新事物的存在即是合理的。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對于公共利益的保護有著顯著的優勢。

      第一,能夠減少執行上的困難,保證判決執行,且高效保護公共利益。國有財產、環境、食藥品等領域的侵權,在短時間內遭受侵害的人數往往難以統計,因為這些違法侵權行為可能被拖延很長時間或傳播得很遠。不僅如此,有時甚至難以確定所造成損害的程度。然而,刑附民公益訴訟能夠快速解決刑事犯罪與民事權利受損的沖突問題。檢察機關將公益訴訟程序依附于公訴程序,具有同步見效的效果,既能追究犯罪人的刑事責任又能使受損的公共利益迅速得到修復,充分地保障公眾的“病床上的健康”和“舌頭上的安全”。再者,我國刑法有量刑制度,民事賠償可作為被告人積極悔罪的表現而成為法院酌定從輕處罰的事由,從而促使被告人積極賠償,從而減輕執行壓力。

      第二,刑附民公益訴訟更能實現檢察機關保護公益的價值,更能使破損的社會關系盡快恢復,維護社會穩定。不僅如此,它還具有警示和威懾潛在損害行為人的作用,能避免更多損害公共利益違法行為的出現。

      第三,有利于簡化訴訟程序的過程,促使訴訟資源得到合理配置。在司法過程中,大部分檢察機關思慮到鑒定費等訴訟成本問題,更傾向將刑事訴訟與公益訴訟一并處置, 亦即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以便減少訴累和訴訟費用。另外,公益訴訟的調查取證往往比較艱巨,若檢察院采取刑附民公益訴訟的方式,取證難度較低且能夠防止證據滅失的可能,有益于節省訴訟資源從而增加整個社會的訴訟效益。

      第四,能夠有效保證裁判的既判力,防止裁判矛盾。由審理刑事案件的法官同時審理刑附民公益訴訟中的公益部分,能保證案件在對刑事部分與民事部分的審理上保持協調一致,體現正當合理的裁判效果和裁判文書的權威力。

      二、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與其他相關制度的比較分析

      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是涉及刑、民交叉案件處理,與公益附帶民事訴訟和民事公益訴訟有著密切的聯絡。前文已對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的基本內涵進行闡述,下面主要比較分析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與其他相關制度之間的聯系,以便進一步加深對該制度的理解,實現二者之間緊密銜接以及有效施展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保護公共利益的功能。

      (一)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與公益性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之區別

      公益性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是理論界對2018最新《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二款規定的附帶民事訴訟的稱謂,其含義是指檢察機關發現某一刑事犯罪侵害到國家或集體的財產,可以在提起公訴時順帶提起賠償之訴。這一訴訟制度主要是對國家和集體財產進行保護,侵害者須承擔刑事和民事兩種責任。

      刑附民公益訴訟作為特殊的附帶民事訴訟,與公益附帶民事訴訟有共通內容。然而,作為對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的專門探究,重視兩者之間的不同點更具有實在意義。它們的區別主要表現如下:

      1.制度建立時間不同

      最新2018《刑事訴訟法》以及修改之前均規定了檢察機關可以作為國家和公共利益的維護者對侵犯者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而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成立的時間較晚。無論在該制度建立之前還是之后,各地區就有了檢察機關作為“公益維護者”對被告人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的司法活動。2018年3月,正式由最高院、最高檢通過聯合發布司法解釋的方式確定了刑附民公益訴訟的訴訟形式。

      2.地位角色不同

      公益附帶民事訴訟中的檢察機關是以原告人身份提訴訟的。與之不同的是,人民檢察院以公益訴訟起訴人的地位對侵害公共利益者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通過對比可知,身份的不同決定二者起訴時的訴訟權利和義務有所區別。

      3.起訴案件范圍不同

      根據《檢察公益訴訟解釋》,檢察機關可以對破壞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食藥品安全、侵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等領域的侵害社會公共利益的犯罪及侵權行為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但是,在《刑事訴訟法》中,則沒有對案件的范圍進行限定,而是抽象地規定,檢察機關在國有、集體財產受到損害的刑事案件中,可以順帶提出民事訴訟。

      4.公益附帶民事訴訟中的民事賠償是通過私益訴訟實現目的的

      公益附帶民事訴訟對于環境犯罪和侵害國有資產犯罪勉強可以適用,但針對與人民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生產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等食品藥品犯罪,則顯得格格不入。然而,刑附民公益訴訟的著重點在于公益訴訟,這是刑附民公益訴訟與公益性附帶民事訴訟的本質區別。目前比較有爭議的問題是公益訴訟能否請求懲罰金賠償。

      (二)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與民事公益訴訟之差異

      刑附民公益訴訟是附帶民事訴訟在公益領域的延展,其主要部分是公益訴訟。因而,它與民事公益訴訟在主體地位、案件范圍、法律適用、責任承擔方式相吻合或者等價。其中,二者本質的差異之處是,檢察院在民事公益訴訟中的訴權不是一開始就確定的,它的主體地位具有替代性和終局性特征。亦即,只有當缺乏引起民事公益訴訟的有權機構,或者法律規定的相關機構位于訴訟的第一位,但訴訟未被提起時,人民檢察院才能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對照而言,《檢察公益訴訟解釋》確立了人民檢察院是刑附民公益訴訟的唯一適格主體。但其沒有詳明規定刑附民公益訴訟案件在提起訴訟前是不是必須履行公告程序。

      至于在刑附民公益訴訟中,檢察機關是否必須先行公告?司法實務中對此有各自認同的看法。第一種看法是:根據《檢察公益訴訟解釋》第13條,在民事公益訴訟中,檢察機關在起訴前應當依法履行三十日的公告期,如公告期滿時無適合主體提起訴訟,檢察機關才能提起訴訟。刑附民公益訴訟的主要部分是公益訴訟,因此依照法律規定應當適用訴前程序。第二種看法認為,在刑附民公益訴訟中,無需履行訴前程序。第一,尚無明確立法;第二,訴前公告不利于刑案秘密的保存以及社會穩定的穩固;第三,受審查起訴期限不超過一個半月的時間限制;第四,最重要的一點是,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的建立目的主要是從效率優先、訴訟成本視角考慮。如果在檢察審查起訴期間中還需公告30天,顯然與制度立法的目的相違背。因此無需履行訴前公告程序更與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立法精神相稱。

      由于當前法律沒有界定這一問題,司法解釋也沒有明確說明,所以在司法實務中對此有不同的操作。有的履行了先行公告程序,如湖北省利川市檢察院對吳某等3人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案;有的則沒有,而是直接起訴,如湖南省湘潭縣檢察院對許某等人污染環境罪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案。筆者認同,在刑附民公益訴訟起訴時不宜實施先行公告程序。主要原因有如下兩點:

      第一,刑附民公益訴訟的立法初衷是為了提高訴訟效率,高效保護公益。對于在公有資源、環境、食藥品畛域內既構成犯罪又侵害公共利益的侵權人,基于同時妥善解決其刑罰和民事賠償問題、基于提高訴訟效率和節省司法成本,刑附民公益訴訟應時而生。若檢察院在起訴前履行公告程序時有適格主體提起民事公益訴訟,那么此種情況下,檢察院便沒有刑附民公益訴訟起訴的權利。而在這種局面下,一方由檢察院提起公訴,一方由法定機構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則極大可能出現不同管轄層級的兩個相同案件,容易導致重復性司法工作,法院的工作量加倍,訴訟時間加長,造成司法資源浪費。

      第二,刑附民公益訴訟較之民事公益訴訟的訴訟地位相對獨立?!睹袷略V訟法》規定,履行先行公告程序是檢察院獲得公益訴訟主體資格的前提要件。但是,檢察院提起的刑附民公益訴訟是最新檢法聯合解釋新增加的公益訴訟類型。它既區別于附帶民事訴訟,也與民事公益訴訟有差異,其主要處理有關刑事犯罪過程中侵犯公共利益的行為追訴問題。值得一提的是,通過搜索相關履行先行公告程序的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發現其督促起訴效用不大。因此,基于法律對此無明文規定以及效率優先理念,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可不設立訴前公告程序。

      除此之外,刑附民公益訴訟與民事公益訴訟的管轄法院也略有不同。刑附民公益訴訟的管轄法院附著于刑事案件的管轄法院。而民事公益訴訟的管轄法院是侵權行為地或被告住所地的中級人民法院。

      三、我國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發展的立法現狀及司法運行問題

      建立檢察公益訴訟制度是推進法治建設進程、增強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制度創新。我國在構建公益訴訟制度時,采取的是實踐先行、邊試點邊立法的模式。經過兩年踩點嘗試之后,形成了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的突破。根據上文對刑附民公益訴訟與相關制度的對照分析,可見,刑附民公益訴訟是一種集合民事公益訴訟和公益附帶民事訴訟優勢的新型訴訟模式。由于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是民、刑相結合,所以它確立的法律依據跨越于刑事規范和民事規范中。并且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由于立案線索、刑事偵查等工作的鋪墊,它具有多重積極效用,如具有相當幾率轉化為公益訴訟、證據采集的可信度高、訴訟成本低、維護公共利益成效大等,在檢察司法中實踐性強、運作效能好。盡管如此,畢竟,刑附民公益訴訟大體可謂為新生事物,在法律基礎、制度趨同和具體實踐操作層面存在許多問題,亟待得到解決。

      (一)我國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的立法現狀

      刑附民公益訴訟的直接依據是最高法、最高檢《檢察公益訴訟解釋》,所以在適用程序上應當首先適用該司法解釋?!稒z察公益訴訟解釋》對刑附民公益訴訟作出明確規定,但然其中規定的內容比較簡單,原則性較強。

      此外,由于刑附民公益訴訟是公益附帶民事訴訟和民事公益訴訟的綜合體,《刑事訴訟法》及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刑訴解釋》”)中相關的規定自然也是刑附民公益訴訟的執法依據。具體為,最新2018《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二款以及《刑訴解釋》第142條,如果國家或集體財產受到損害的,檢察機關在提起公訴時,可以順帶提起民事訴訟;第171條第四款規定,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有必要查明是否“附帶民事訴訟”。

      但是,依照前文所述,刑附民公益訴訟與附帶民事訴訟有許多差異。比如,《刑訴解釋》將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范圍限于直接物損,不能包含對生態環境、不特定消費者權益等公共利益受損的救濟,所以該賠償范圍的限定不能適用于刑附民公益訴訟。

      《刑訴解釋》第163條,對附帶民事訴訟案件的審理,法院也應適用除刑事規范之外的相關民事規則。刑附民公益訴訟的重點部分是公益民事,其除了適用《檢察公益訴訟解釋》和刑事規范外,還應獨立適用于民事規范。具體包括《民事訴訟法》、《侵權責任法》、《環境保護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環境公益訴訟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消費公益訴訟解釋》”)等。

      目前,由于法律或司法解釋對附帶民事訴訟、刑附民公益訴訟的程序及實體問題不夠詳細明確,司法實踐的各個方面對這項職能都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導致采用附帶民事訴訟進行民事救濟的實踐性不強,且各地區辦理附帶訴訟的案件不均衡,沒有統一、確定的實際操作標準。

      (二)我國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的司法運行問題

      在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確立之前,雖然法律及司法解釋未對其作任何規定,但在司法實踐中始終存在著這一制度。鑒于對刑附民公益訴訟案件的現狀調查,筆者通過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無訟案例網、正義網等互聯網站,對一些涉及刑事的公益訴訟案件進行實證分析,試圖透過現象看問題,探尋該類案件在司法運作中存在的問題。

      1.訴前程序相關問題

      《檢察公益訴訟解釋》第13條規定,檢察機關提起民事公益訴訟之前,必須履行先行公告程序。該條文并沒有指明公告的范圍,亦沒有指明該公告是否為刑附民公益訴訟所適用。在司法運行操作中,各地區檢察機關對公告的方式和征詢的范圍均有所不同。有的在其管轄范圍內發布有關建議有權機構在公告期內起訴的公告,有的則直接在具有全國性的檢察日報、法制日報或者本地專屬日報等報刊上登載。例如,懷來縣人民檢察院通過在懷來縣人民檢察院、懷來縣北辛堡鎮政府、懷來縣北辛堡鎮蠶房營村、黑山口村張貼懷檢刑附民公益公告的方式,征詢是否有適格主體;皋市人民檢察院在起訴李長艮、楊建美污染環境罪并主張他們對污染的土壤進行恢復原狀、承擔修復責任之前,已在法制日報上刊登公告。通過大數據顯示,單單通過張貼公告或在報紙上登載等不特定的公告方式,并不能保證有權機構能關注到特定案件,從而行使訴權。

      值得關注的是,在司法實際操作過程中,行使訴前公告程序的督促效果不佳。由于公益訴訟的取證難度高、訴訟費用不低的緣由,即使有關機構合乎起訴條件的,也會因訴訟耗資大而選擇放棄訴訟權利。前文以及此處筆者已經講明附民公益訴訟起訴時不宜實施先行公告程序的原因,下文就不再贅述。

      2.刑附民公益訴訟案件的受理程序、管轄層級沖突問題

      《檢察公益訴訟解釋》第20條,明確表明刑事案件的管轄法院應一同對附帶的公益訴訟案件進行審判。但是,該司法解釋并沒有確定刑附民公益訴訟案件的管轄層級。經過對實踐做法的分析發現,刑附民公益訴訟案件一般是縣級法院管轄。但是不同的是,受理法院和受理程序不統一。部分地區案件的審理是先由市中院受理之后,交給省高級法院審批,再讓市中院指定縣級法院審理。部分地區是基層檢察院上報省一級的檢察院,交由省一級檢察院批準,然后基層檢察院再向同級法院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

      另外,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由市一級以上法院管轄。然而,刑附帶民訴訟案件在司法中多數是由基層檢察院提起、基層法院管轄。二者對照,不由產生一個疑問:由基層縣級法院受理刑附民公益訴訟案是不是與立法者將公益訴訟案件交給中級法院所考慮到的此類案件往往涉案人數較多、社會影響力高、審理復雜、執行難度大的目的相違背呢?司法實踐中也有許多由市中院審理刑附民公益訴訟案件,這表明法律規定不明確導致實踐的差異。

      3.刑附民公益訴訟與相關訴訟的關系問題

      1)刑附民公益訴訟與公益附帶民事訴訟的關系問題。由于公益附帶民事訴訟的標的是國家、集體財產損害的物質賠償,刑附民公益訴訟則是公共利益受損的賠償,且其賠償范圍較廣。二者的區別在于公共利益的受害主體是不特定的,而國家、集體財產是具體人所有的,受害主體是特定的。如前文所述,兩種制度的適用程序上有很大不同,現由于立法不統一,造成檢察機關在實踐中有時會難以區分。

      2)刑附民公益訴訟和行政公益訴訟的關系問題。在環境、食藥類領域均有相關行政主管部門負責監督管理。在刑事案件起訴前,如果行政機關已對犯罪人作出行政處罰或者已督促有權機構及受害者提起公益訴訟,則檢察機關無需督促行政機關履責。但如在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后,行政機關仍未履行監督管理責任,檢察機關能否以行政公益訴訟的方式起訴行政機關?對于這種情況,并沒有相關法律規定。

      4.刑附民公益訴訟的賠償內容問題

      這類案件,實踐做法大部分是侵害公共利益者不僅需要賠償因犯罪行為導致的直接物損,而且也需承擔停止危害行為、止損或修復費用等侵權責任。由于立法無明確界定,也有部分法院不予支持檢察機關訴求被告人補種樹木。如四川省金陽縣法院在審理蘇某、俄某盜伐林木一案中,認為補種樹木不屬于附帶民事訴訟中財物被毀壞的物損賠償范圍,從而不支持該項訴求。這一做法有其理論基礎。刑事訴訟法明確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只能要求物損的賠償,排除了賠禮道歉、恢復原狀等賠償方式。倘若以此限制刑附民公益訴訟賠償范圍,不可否認,刑附民公益訴訟的效果會被削弱。所以有必要在立法上對刑附民公益訴訟的賠償內容進行界定,特別是懲罰性賠償金的賠償。目前,對刑附民公益訴訟中能否主張懲罰性賠償仍沒有確切的指引。但司法實務中兩種做法都有。深圳中院在審理李某等人生產、銷售病死豬肉民事公益訴訟一案,以《消費訴訟公益解釋》第13條無規定可以適用懲罰性賠償,所以駁回這一訴訟請求。

      近年來,支持公益訴訟懲罰性賠償的案件數量增多。通過在中國裁判網檢索關鍵詞“懲罰性賠償”發現,基本都是贊同懲罰性賠償請求。如河北省博野縣法院在博野縣檢察院提起的一起銷售假藥罪中,認定楊某在明知其進購的無包裝和標識的白板膏藥是假藥的情況下,仍然通過網絡大量進購并銷售,情節惡劣,判決支付三倍的懲罰性賠償金14265元。

      四、我國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的發展方向

      刑附民公益訴訟的改革與發展涉及制度內容的方方面面,制度的發展方向會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面臨調整。它有一個漸進發展的過程,其存在即為合理的。當前,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還在起步階段,許多實際操作問題還沒有立法的明確指引,需要理論研究和實務經驗來完善。

      (一)從立法上確立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

      司法解釋是我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的主要執行依據,其內容規模遠遠超過法典本身。司法解釋不是立法,雖然它很大程度上增補了現行立法的不足,但決不是一種長期的解決之策。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作為一項重要的訴訟制度,其構建以及權利、義務的設定應嚴格按照《立法法》規定的法律程序,采用立法的形式予以確立。在當前法學界中,要求出臺一部關于公益訴訟的獨立立法的呼聲越來越多。

      (二)規范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的管轄

      《民事訴訟法》第6條,民事公益訴訟案件屬于中級以上人民法院管轄。該規定的初衷是由于公益訴訟案件一般專業性強、調查取證較難,且有很強的社會影響力。公益訴訟是刑附民公益訴訟的重要組成部分,基于“舉輕以明重”的法理,具有雙重屬性、復合性的刑附民公益訴訟將顯得更為復雜。因此,思慮到刑附民公益訴訟的審理難度和堅持檢察一體化原則,建議應遵循提級管轄為原則,屬地管轄為例外。發現刑事犯罪牽涉侵害公共利益的案件應上報交由市級以上檢察機關將刑附民公益訴訟案件與刑事案件一并提交到中級以上人民法院審理。只有這樣才能契合保護公益的立法目的,而且能有效避免法院和檢察院分別指定管轄的沖突。

      (三)完善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與相關制度的銜接制度

      由于刑附民公益訴訟程序啟動依附刑事訴訟,其民事侵權事實認定附著于刑事犯罪事實的認定,故建議對刑事訴訟法進行相應修改,對附帶民事訴訟制度進行完善。針對現下刑附民公益訴訟與附帶民事訴訟在法律依據、適用范圍、訴訟主張等方面的不同之處,建議以民法和刑法的趨同為切入點,完善附帶民事訴訟的程序規定和實體規則。比如,首先要將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規定于附帶民事訴訟當中等等。另外還有證據轉化問題的規定,檢察機關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可以充分利用已取得或鑒定的刑事證據,提高線索轉換率和訴訟成功率,才能充分展現檢察機關維護公益的顯著優勢。

      檢察機關在環境、資源保護以及食藥安全等畛域問題的處理,通常要對侵害人實施損害公共利益行為造成的損害提出賠償或道歉請求。同時也要對負有監管責任的行政機關非法履職或者怠職行為造成公共利益受損的情形進行處理,實現對公益的徹底保護。檢察機關在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過程中若發現行政機關存在違法失職,應被允許對怠職的行政機關提起行政公益訴訟。這既起到督促行政機關積極履責的作用,也能有效懲治侵權人。建議檢察機關在起訴被告人主張損害賠償的同時,應積極尋找行政公益訴訟線索。

      (四)適當擴大刑附民公益訴訟請求范圍

      由于受傳統的“物質損失”思維方式的限制,法院對損失的范圍大體限定于直接物損。明顯地,這比民事法規定的賠償范圍小得多。由于公共利益受損的面積大、程度深,且公益訴訟成本高,所以,適當擴充“損失”的范圍非常必要。最高院頒布的《環境公益訴訟解釋》第19條規定,“排除妨礙”、“消除危險”等合理防治措施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被認定為環境損害清除措施的成本;《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5條亦規定,被侵權人受損結果可向污染者主張賠償。法院對于被侵權人為消除污染所使用的適當措施而支出的必要費用,應當予以支持。盡管上述規定能否為刑附民公益訴訟所適用尚無法律明確規范。但是,由于司法實務中大多支持民事公益訴訟中請求“賠償損失”的范圍包含防治措施等費用。刑附民公益訴訟因與其性質、效果類同,理所當然地,也可以參照適用。不僅如此,隨著公益訴訟越來越受到重視,實踐中法院支持懲罰性賠償的案件越來越多。因此,建議立法也應明確這有益于公益維護的懲罰性賠償制度。由于設置懲罰性賠償制度目的是為了嚴懲惡意侵害行為,因此應當堅持謙抑性原則,不能隨意擴張,建議在適用范圍、數額認定、款項性質三個方面對它加以限制。

      制定法律的目的在于服務社會。但是,具體法律規則調整范圍非常有限,往往無法涵蓋社會生活的所有方面。日前,我國的公益訴訟構建正處在摸索時期,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是公益訴訟探索的重大突破,是經濟型社會發展的必然產物。它不僅反映了法律適應新型社會矛盾的更新能力。同時,也體現了立法者對穩定社會發展中的重大利益的深切關注。不僅如此,它在保護社會公共權利甚至個人權利以及實現訴訟效率、社會公正等方面發揮著無可替代的作用。當前以及今后一段時間內,我們仍應將重點放置于對公益訴訟制度的“建設”,特別是刑附民公益訴訟制度,通過刑事制裁和民事懲罰相結合,將公益訴訟的效益發揮極致,還綠水青山于自然,保食藥安全于社會。


      參考文獻:

      [1]楊貝.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研究與實務[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4.

      [2]劉藝.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的運行實踐[J].中國檢察官,2018(08).

      [3]劉藝.檢察公益訴訟的司法實踐與理論探索[J].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17(02).

      [4]張建春,咸思杰,呂玉琴.檢察機關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相關問題的探究[J].探討與創新,2018(09).

      [5]周偉.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檢察院訴吳明安等人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食品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J].中國檢察官,2018(07).

      [6]張新.論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為視角[J].黑龍江生態工程職業學院學報,2017(06).

      [7]楊翔.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應無需公告[N].江蘇法制報,2018-5-21.

      [8]陸軍,楊學飛.檢察機關民事公益訴訟訴前程序實踐檢視[J].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17(06).

      [9]耿赫.我國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的完善研究[J].法制與社會,2013(21).

      [10]陳麗軍.論人民檢察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J].河北科技師范學院學報,2018(01).

      [11]夏黎陽,符爾加.公益性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研究[J].人民檢察,2013(16).

      [12]李興宇.論環境民事公益訴訟中的“賠償損失”[J].政治與法律,2016年(10).

      [13]宋京霖.行政公益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的理論基礎[J].中國檢察官,2017年(09).

      [14]朱登寬,張永超,賈陽陽.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的現實缺陷及完善思考[J].中國檢察官, 2013(08).

      [15]姜保忠,姜新平.檢察機關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問題研究——基于 150 份法院裁判文書的分析[J].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2019(02).

      [16]甘肅省人民檢察院課題組.檢察機關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研究[J].中國檢察官,2019(03).

      [17]張忠民.檢察機關試點環境公益訴訟的回溯與反思[J].甘肅政法學院學報,2018(06).

      [18]肖巍鵬.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功能價值探析[J].中國檢察官,2019(04).

      [19]黃大芬.推動安徽省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發展——以安徽省首例刑事附帶民事環境公益訴訟案為例[J].綠色視野.2017Z1).

      [20]馬春燕.我國公益性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研究[D].吉林大學法律碩士學位.2010(10).

      [21]范元華,蔣婷婷,楊露.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實證研究——以四川省德陽市檢察機關辦案實踐為視角.https://m.baidu.com/from=0/bd_page_type=1/ssid=0/u,2018-10-09.

       

       

       

      欢乐拼三张app